「野球場」

喜欢鸭和吃鸭🦆

|绿高|关于。眼镜。男子

1.关于擦眼镜 

放学的铃声响后,同学陆陆续续的走出教室。 
一副眼镜被缠着绷带的手放在了高尾的桌上。 
高尾被突然而出的动作吓了一跳,双臂夸张地竖起举在胸前,并伴随着他哇啊啊啊的叫声以及脸上可疑的红晕。 
“怎么了啊!突然。。。突然拿掉眼镜啊!。。。啊~!真酱~真是的!这样是犯规的。。。”
完全不理会面前人碎叨叨的未完的小声嘀咕,绿间将手中的今日幸运物也放在了高尾的课桌上,接着习惯性的推起了并不存在着的眼镜。 
在高尾“扑哧---------”一声的笑中,绿间略显尴尬地扭过了头。 
“你忘记吗。今天早上说的。喏。” 
将眼镜推的离高尾更近一些。 



“哎~?不喜欢自己擦眼镜吗?” 
听完了坐在车后捧着今日幸运物的王牌大人的发言后,奋力蹬着车的板车夫高尾这样重复的一遍像是确认的问道。 
在回头的余光里看到绿间点了一下头,高尾忍不住回想了10分钟前在楼下见到举着眼镜布的绿间时候的景象。 
让人难耐的爆笑感啊。 
高尾无法抑制的抖着肩膀,可是眼尾和嘴角弯曲的程度出卖了他呢。 
“高尾,请认真的骑车,为你我的生命安全着想。” 
“是~是!遵命!” 

街边的风景穿梭在眼旁而过。 
绿间看着在前面奋力蹬车,挡住他一部分视线的黑发少年。

耳边传来的是。和风糅合在一起的。 

“那么以后就让我来帮真酱擦眼镜吧。” 




回想结束。 
高尾认命似的拿起眼镜以及眼镜布,开始努力的擦起来。 
“不对。眼镜要这样拿。” 

绿间看到高尾的第一个拿起动作就制止了他。 
把十指放在高尾的双手上,温柔的拿捏着放在正确的位置。 
“要拿着放在鼻梁的这里。” 
在绿间眼神的催促下,红着脸的高尾用正确的手势开始了下一个动作。 

就这样,一下又一下,用大拇指和食指夹着眼镜布在原本就很干净的镜面上擦着。 
左边,右边。正面,反面。 
安静的只有擦眼镜的声音。 

绿间就这样一直紧盯着高尾的每一个擦拭的动作,眨眼都觉得浪费的感觉。 
那样的眼神让偷瞄着他的高尾,都有些嫉妒手中的眼镜了。 
“好了。” 
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紧迫的盯视,高尾将眼镜放在了绿间的面前,紧张地等待他的验收。 
看着绿间挑眉,拿起眼镜,接着故意用手指蹭上镜面留下指纹,最后把眼镜再一次推到自己面前的一系列动作后。 
高尾无奈的叹了口气。 





2.关于擦眼镜时间段的谈话 

自上次帮绿间反反复复擦了半个小时眼镜后,高尾就认命的养成每周三放学绿间拿下眼镜放在他面前就拿出眼镜布擦到这位王牌大人满意的习惯了。 
询问了同学和篮球社的前辈,却被迫发现只有他一个人在做着这样的工作。

“啊。。。。。。。。。。。” 
撑着脸颊,高尾发出一声毫无意义的感叹。 
不过如果真酱让别人帮他擦眼镜的话,说不定我会不高兴呢。 
黑发少年这样想着,随后把通红的脸埋入自己的双臂中。 

“你怎么了,高尾。” 
听到脸红原因的当事人的突然发声,高尾像是被炸到毛的猛地抬起头。 
“不不不!!!什么都没有想。。。啊不是!!!” 
在绿间微眯着眼带着一丝怀疑的眼神中,高尾知道自己的脸肯定更红了,而为了掩饰这一切他努力,努力的垂低着自己的头。 
绿间看着高尾头顶仿佛因为主人脸红而微微颤抖的右偏发漩,嘴角上扬了起来。 

“喏。今天是周三。” 
高尾立刻抬起头,双手接过绿间的递下来的眼镜以及眼镜布。 

数字手表上的时间一帧一帧的过去。 
啊真的是完全不眨眼呢。 
从之前的偷瞄到现在正大光明的看着绿间的高尾,这样想着。 
全情投入啊,啧啧。 




“真酱,喜欢打篮球吗?” 
“喜欢。” 
“真酱,喜欢下象棋吗?” 
“喜欢。” 
“真酱,喜欢昨天放学吃的年糕小豆汤吗?” 
“喜欢。” 
“真酱,喜欢哪个幸运物吗?” 
“喜欢。”

“真酱,喜欢我吗?” 
“。。。。。。” 

高尾尴尬的低下头,将视线全部投入猛力地擦着的手中的眼镜上。 
反而是绿间把焦灼的视线从自己的眼镜上离开,转移的目标是面前低着头似乎快要拆掉他的眼镜的人。 

“喜欢啊。” 

嘭。 
原来有的人脸红真的会出现头顶像是火山蓬发的热气爆炸那样的景象啊。 
绿间愉悦地笑着这样想到,推起了并不存在着的眼镜。 
当然将脸完全埋入双臂中的高尾这次是看不到的了。 





3.关于眼镜框造成的印记 

【为王牌大人擦眼镜日。】 
高尾的手机日历每周三准时为他的主人发来提醒消息。 

经历了上周的事件后,高尾决定自己在擦眼镜的时候还是闭嘴为妙。 
同时心里也在小鹿乱撞着,那句“喜欢啊”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想知道又不敢知道或者说不愿意知道。 

绿间摘下眼镜后,高尾发现他的鼻梁左侧上有一个茶色的印记。 
“真酱,脸上。”同时指了下对应在自己脸上的那个位置。 
绿间眯了下眼,在自己的脸上指了另外一边。 
“不对,是你的左边,左边。” 
又眯了下眼,绿间放下了裹着绑带的举起的手。 
“哪里,在我脸上指出来。”

高尾愣了一秒,随后隔空对着面前的男子的脸,戳在空气上。 
“这里啦,这里。” 
继续戳空气。 

“。。。。。。” 
绿间站起身来,身子前倾滑过高尾的课桌,将整张脸蹭到高尾的面前。 
“哪里。” 
高尾在这样的凝视下没有坚持五秒就移开了视线,用颤颤巍巍的食指点在了那块小小的印记上,随即像是触电一般的立刻松开手,但是被绿间的大手一下抓住手腕。 
被迫无奈的食指又触碰到鼻梁上那块印记。 
就那样放在上面。 
绿间闭上了眼,那一刻,高尾以为绿间要吻他了。 

并没有。 


过了一会后,绿间睁开了眼睛,站直了身子,但是抓着高尾手腕的手并没有放开。 
“你看,没有了吧。” 
还处在迷茫状态的高尾完全未搞清楚这句前后不接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直到绿间又坐下,把玩他的手指好久才反应过来。 
“啊!!??就因为这个???” 
高尾满脸通红的站起身,连椅子都因为他的动作过大而被撞倒在地,发出哐当一声的悲鸣。 

“。。。。。。。。我要回去了!!” 
高尾抓起书包,不回头地跑出了教室。 
留下绿间一个人和他的眼镜。 




直到快跑到家,气喘吁吁的高尾才发现,眼镜布还被他紧紧地攥在满是汗的手心中。

4.关于眼镜布


很不幸的是,在雨中攥着眼镜布匆忙奔跑的高尾,在第二天发起了高烧。
应该说不常生病的人,一旦生起病来真的是很要命呐。
完全四肢无力到不能动弹,连抬起胳膊都要费好大的力气。
脑子里面也轰隆轰隆的,像是一台无力的发动机缺少动力,周围一切也看上去模糊一片,事物完全没有了焦点。
简直糟糕透了。高尾这样想着。
把手放在枕头下,在微凉的触感下碰到了一小块柔软的布料。用手指轻轻的抚摸,攥在手心,又松开,反反复复的好几遍,高尾费力地转了个身,将眼镜布放在枕头旁,轻叹了一口气。
真酱现在应该还在练习吧。。。。。。
这样想着,高尾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句话在还在发着烧的高尾的身上淋漓尽致的体现。
做了关于绿间的春梦。
睁开眼后高尾满脸潮红的似乎都写着自我厌恶。
随后双手捂面,头整个埋入柔软的枕头中,做逃双膝跪床,屁股翘起的逃避的鸵鸟姿势。
为什么我一个青春期的男孩子做的春梦不是漂亮的大胸姐姐而是男人啊!还是一个逼迫我给他擦眼镜的同学啊。。。。。。。。!
名为高尾的鸵鸟将头埋入到枕头的更深处了。
并且,这样的动作更加让高尾能感受到他双腿间那罪恶的热度。
而无可奈何的被腿间欲望牵动,手不由自主颤颤巍巍地伸向了胯下。




害怕发出太大的喘气声,而用牙咬住被子的一角,可又无法控制住自己而松开口。
发出可耻的呻吟声。
高尾侧身,印入因为快感而湿掉的眼的是,一块眼镜布。
就那样凝视着,这一块被自己抓在手上使用过无数次的眼镜布。
好嫉妒你。好羡慕你。你能这样一直被他注目着。
我也好想。。。。。。
高尾这样想着,并没有减缓抚摸手中炙热的频率,反而越来越快。
终于,在高潮来临之际,高尾温湿的唇吐出热气以及一声无法阻止的高亢的。
“嗯。。。。。。真酱。。。。。。!”






而在门外,眼镜布的主人已经将食指区起准备敲在门上的。








哦我去年年底还写过这么。。。SWEET的东西(行不行

今天无聊去看了下有回复这样写

一季么更了吖,,要变半年更么??

(对不起快变成一年更了)

脸呢

其实我完全没想好后面会发生什么啊按照BL漫画啥的

不就是啪啪啪啪啪啪啪嘛!!!!!

(捂脸)人家虽然看的多自己没写过啊

因为这种事情梗了一年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评论(2)
热度(4)
  1. 飘落之羽毛(✪㉨✪)「野球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