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球場」

喜欢鸭和吃鸭🦆

|绿高|谁的纽扣

庆祝的欢呼,分离的眼泪洒落,樱花开了。

是的,今天,毕业了。

一起走过的走廊,一起上课的教室,一起奔跑的操场。

是啊,今天,结束了。


高尾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

有时候会想,如果人的脚印是有印记的,那么自己的脚印是不是已经覆盖了这所学校的所有角落呢。

每一步,都是满满的要溢出来的让人承受不住的回忆。

手插进口袋,左手指尖触碰到的一颗圆形物体。

将其紧握在手心,从口袋里拿出,摊开手。


是颗纽扣。

金属的光泽,手指的温度。


高尾凝视着纽扣,像是时间凝固了一般。

随后突然醒过来一样的将手掌翻转,纽扣因这一系列的动作而掉地。

啪。

在空寂无人的走廊,掉落的声音显得更加明显。

就像是一个嘴巴响亮的打在高尾的脸上,以至于他忍不住用手背蹭上幻想中被打的那半张脸。

盯着在白色地砖上泛着刺眼光芒的金属物,直到泪水模糊了双眼什么都无法看见。


由远至近传来的脚步声以及对话的声音,靠墙站着满脸泪水的高尾只得狼狈的拉开背后的教室的门,在转角处的声音到达的前一秒再关上。


即使关上,女孩子们的对话还是能够依稀听的清楚。


“绿间学长。。。。。。第二颗纽扣。。。。。。”

“说是。。。。。。不见了呢。。。。。。”

“。。。。。。哎?”


又由近至远的消失在下一个转角。

高尾站在门后,手上攥着纽扣,疲惫的顺着门滑下。

用手掩住双目。


“我到底在做什么。。。。。。”


是不是只有在分离之时,才醒悟所谓的天长地久都是无法实现的承诺呢。

如何才能够一直在一个人身边。


“要一直在一起打篮球哦,真酱。”

一直重复说着的话,不是确信,而是害怕有一天会忘记而不断的提醒自己和对方。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切变得都有所不同了呢。


上衣衬衫中的口袋发出振动,带动着跳跃的心脏。

高尾看着闪烁的手机屏幕显示的来电人,深深吸了一口气。


“哎呀真酱~!怎么突然想起来打电话给我了呢~”

“你在哪里,毕业典礼快要开始了。”

高尾站起来,拉开了教室门。

“在厕所啦,突然肚子痛,歹势啦!我马上过来。”

“。。。。。。礼堂后门,拿你的外套,挂了。”

随即声音中止,电话这头连再见都还未说出口。

吸了吸鼻子,拍了拍脸。希望自己不要被看出哭过了的样子。高尾苦笑着想。

不过真酱听语气有些生气是为什么呢?


喘着气跑到时,对方已经站在那里一副等了很久不耐烦的样子。

看着绿间扣紧的纽扣唯独少了第二颗而略露出的白色衬衫,高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哎呀,王牌大人真是受欢迎啊,这里已经被抢走啦?”并用手指戳了戳露出的部分。

绿间用缠满绑带的推了推眼镜,挑眉看了眼高尾却什么都没说。

短暂的停顿后。


“你哭过了。”


噗,通。

心脏停顿了一下。


高尾的手指一瞬间僵直的戳在绿间的领口,随后略显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这都被你看出来啦,好丢人。”将手无措的插进裤子口袋。“一想到我就要离开学校可爱的女孩子我就忍不住哭了啊呜~。”

夸张的捂住脸,双手用力在脸上狠狠的搓了两下,抬头绽放起灿烂的笑容。

“我也不想离开真酱啊啊啊~”

哪些是玩笑话,哪些是真心话,谁能听的清呢。


“高尾。”

绿间的声音在高尾的笑容快要僵硬的一秒响起。

“嗯?”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后。


“你的外套。”

“哦。”

“拿着。”


双手接触时,略带温度的手指,顺着指纹划过。

连一秒都没有的最后的触摸。


高尾看着绿间转头走远。

静静的站了一会后快步跑向礼堂的大门,找到了同班同学一起走向座位。


“快把外套穿起来啊。”在旁边同学的提醒下,高尾抓起了外套。

一边和同学开着玩笑,一边习惯性的双手扣着纽扣。

由下至上的手指交错着,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高尾疑惑地低头,在黑色的校服上摸索着。

“怎么了?高尾君?”坐在旁边的女同学问到。


“我的衣服少了颗扣子。”


周围坐着的同学都笑着起哄了起来,并在听到是第二颗纽扣的回答后,议论着没准是谁偷偷把高尾的纽扣拿走。


高尾有些呆愣着。

伸进口袋,左手指尖触碰到的一颗圆形物体。

炙热的,焦灼着不仅仅是他的指尖。



而一切,已经全部结束了,在那一段短暂的沉默之中。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