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球場」

喜欢鸭和吃鸭🦆

|绿高|苦梦

早上打开门,高尾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还是那张笑脸,以及用发胶固执梳成的中分,在额前掉落的几根碎发。


“真酱,好久不见了。”


他抬起头,用一如既往的信任目光看着我。
我想,我现在的表情一定是震惊到可笑的。以至于高尾能够在凝视我的双眼不到几秒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很吃惊吗?”


他的双手抚上我的脸颊,微凉的手指,有些冰冷的感觉,但是不讨厌的。
直到我感受到这真实的触感,我才忍不住有点相信,这个站在我的面前,用微凉的手抚摸着我的人,是真的存在的。
将这双手紧紧地攥住,用害怕失去的力量。

 

“你的手。。。。。。好冷。”


松开手,双手自腋下插入,用确认的态度抚摸,分开的十指紧扣住高尾的腰身。
这个身体,这个人。我的。全部都是我的。


“不要再离开我了。”


如果这是个梦的话,拜托,就让我不要醒来吧。
用虔诚的吻,顺着额头,鼻尖,嘴唇,喉结,胸膛,腰。
双膝跪下,将头抵在高尾的腰间。


“和成,不要再离开我了。”

 

而高尾只是用双手扶起我垂下的头,轻轻的在额头印下一吻,并没有回应我的恳求。

 

“真酱,高中之后就没有再打篮球了吧?”


高尾顺着我的怀抱坐下,将头抵着我的肩膀,就像从前他喜欢的那样。
我点了下头。
高尾微微翘起的头发,还是和当时一样,轻触着我的脸,有种痒痒的感觉。
我忍不住用脸蹭了蹭他的头。
据说,头发硬的人,心都是很软的。
看着他忍不住抬起头来,用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我看。
忍不住轻吻上这双眼。
闭上的眼睛带动的眼睫毛刷过我的唇,我不禁勾起了嘴角,加深了这个拥抱。
好可爱。
我的和成。

 


“为什么不继续了呢。”
高尾闭着眼睛,嘴角弯着这样问到。用仿佛知道答案的语气。
那么我就说给你听吧,你想听的答案。会让你脸红的话。
“因为。”停顿了一下。
看着他咽下的口水而滚动的可爱喉结。

 


“不和你一起打篮球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我想我的眼睛能够录像的话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把我看到的一切所记录下来,并且不时的拿出来回想欣赏。
我最爱的人,听到我的爱语后,露出的一系列的表情。

 


高尾立刻炸红的脸庞,连耳朵都沾染着红晕,一直延伸到脖子上。
他用左手捂住眼睛,用不可置信的口气嘟囔着。
“不对,不对。。。。。。以前真酱从来。。。。。。从来都不会说的。。。。。。啊。。。。。。”
这样那样的,可爱的话语从他的口中蹦出。


我会说的,说很多很多的,把以前的那些没有说出口的,全部全部说给你听。
高尾眨着眼睛,透过指缝看着我。
就像一只小动物一样。


“真酱,变了好多,以前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


“你不喜欢吗?”


他瞬间又变得通红的脸,看的我好想亲上去。


“喜欢,喜欢,好喜欢。。。。。。真酱的一切,全部,全部,全部都好喜欢。”


高尾又将头抵在我的胸前,亲昵的用额头抵着我的心脏位置,一下又一下的触碰着。
总是这样完全不自知的讲着这么可爱的情话。
以前的自己,全部都错过了呢。
这全部的一切。
我低着头看着胸口的高尾这样有些懊恼的想着。

 


我就这样环抱着高尾,将他圈在我的双臂中。
讲了好多,好多。
好久,好久,我想讲的,没有说出口的,一切,一切。
全部都说给高尾听。

和以前完全相反的状况。这次就像以前的我一样,默默的听着。


仿佛这一切他都亲身经历过一样。

窗外的光线从光亮变至暗淡。

一直到我合上了嘴,一切陷入静默。

 

 

 

 

 

 



一直到我怀中的那个人变成半透明的了。
这是超出科学常理的现象。
我用颤抖的手抵了下眼镜。


“真酱。”


他这样呼唤着我的名字。
用我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年轻的面貌。
躺在病床上的。16岁的容颜。
用和十年前一样的温柔的目光。

 

 

“我待在你的已经太久了,这次是真的要走了。”



高尾慢慢消融的下半身印证了这句话。


“今天我就是来和你道别的。”


“谢谢你讲了那么多话,简直比你和我在一起的那些年加在一起讲的话都要多。”



“真酱,我最喜欢你了。”




“全世界最最喜欢喜欢你了。”





“无论是过去的你,现在的你,未来的你。全部都喜欢。”





 

“我这辈子最庆幸的事情,就是能够和你相遇。”

 




 

“所以,忘记我吧。”




 

 

 

 


这一定不是梦。
我可以确定了
因为眼泪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是那么真实。

而痛苦,也是那么的真实。

 

 


OVER.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