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球場」

喜欢鸭和吃鸭🦆

|赤黑|猎奇题目三十天三十题

1 间接性接吻

 

亲吻的声音。

唇与唇轻柔触碰,舌与舌交融缠绕。

唾液蔓延至双颊,自然的歪过头,他柔软的蓝色的发,穿过我的指尖。

吱啦吱啦。

 

 

春梦。

赤司在刺眼的阳光中睁眼后出现在脑海的第一个字眼。

坐起时候,裆部的硬起仿佛不得不提醒着自己什么。

掀开被子,默默的叹口气。

欲求不满吗。

挤出牙膏在,牙刷塞入嘴里时。赤司的脑内一瞬间又蹦出来的词语。

右手轻触嘴唇,沾上一手指的白沫。

梦中的触感。薄荷的味道。

 

扭开水龙头,将嘴凑上去,液体吞进,吐出。

混杂着白色泡沫的水,流进下水道。

用手抹下嘴角的白色液体,抬起头,正对着镜子。

 

走到巨大的冷柜前。打开门。

白色冷气猛烈地侵蚀着灼热的空气。

那里面静静的放着一颗头颅。

柔软的蓝色的发。紧闭着双眼仿佛在温柔的微笑。

赤司也同样回以他一个温柔的微笑。

"早安。"

沾染着白色泡沫的手指,滑过柔软的唇。

 

梦中的触感。薄荷的味道。



2 恋人的收集癖

 

 

收集到一百个我就停手了。赤司这样对自己保证着。

用洁白的湿布擦拭着大小不一的玻璃容器,小心翼翼的举起,透过日光灯的直射。

其中的放置物在玻璃的互相折射下闪烁着灼眼的光芒。

 

扑 通。扑 通。扑 通。

赤司的手指滑过玻璃容器底座的标签。有些因为年份久远而被磨了直角,字迹模糊。但这不妨碍他充满爱意的凝视着这些玻璃。

就像看着爱着的人一样。

一共99个。今天会是最后一个了。这样想着的赤司愉快的露出笑容。

但随即,他又想到了什么,放下手中的玻璃容器。

有些失落的转身离开这密不透光的房间。

 

"赤司君第一次邀请我来你家呢。"

"嗯。因为我想给你看看我的收集品。"

在铁门前停下脚步,呆愣着不知道在想遮什么的黑子来不及反应撞上赤司的背。

"就是这里吗?"黑子笑着仰起头对着不愿回头的赤司说到。

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推开了门。

黑子先走了进去。

赤司背过身,随即将门关上。习惯性的扣上锁。

又颤抖着手,把门锁拉开。

 

"有些黑呢,什么都看不见。赤司君可以开灯吗。"

黑子的声音从稍远处传来。似乎在忍耐着什么。哭泣似的哽咽着。

以至于赤司没有回过神,过了一段时间才仿佛有知觉的推上日光灯的开关。

被整整齐齐的放置在桌上的玻璃容器就这样又出现在眼前。

赤司的瞳孔猛然缩小,紧盯着那个略显瘦弱的背影。

像是要灼出一个洞一般的

似乎是跟平常不一样的反应。以前那些人看到他的收集品不是撕裂般尖叫就是直接晕倒。

可是他不一样。

赤司有些疑惑地绕至黑子的面前。

 

"你不害怕吗。"

黑子低垂着的头,摇了摇。

又抬起来。

双手抚上赤司的脸,温柔的抚摸,像是确认着什么一样,越来越用力。

"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

 

刀滑过咽喉的声音。

扑哧。红色的液体喷射了半面墙。

持刀的人一刀又一刀的插入躺在地上已经没有呼吸的尸体。

眼泪与血水混溶,模糊了他的眼。

他就这样一刀接着一刀,直到自己精疲力尽的顺着墙坐下。

看着滚落至墙角的头颅。

柔软的蓝色的发。温柔的闭着眼在对着自己。

笑着。

就像以往一样在说着甜蜜的爱语。

赤司抱住头,痛苦的蜷缩着。

 

 

99颗心脏在玻璃容器中。

看着这一切。

扑 通。扑 通。扑 通。



3 交换肢体

 

夹着长条面包抱着盒装牛奶的赤司在人群中穿过。

路过戴着口罩的女人捂嘴低语着。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13个了。"

窃窃私语。窃窃私语。

他回过头看了一眼略显紧张的人群,长叹一口气。

压低帽子,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的又走开。

 

前后脚跟交替走在雪地上,脚印一个紧接着一个。

"好冷。"赤司跺跺脚,"要快点回去,哲也还在等着我。"

说完于是嘴角扬起,快步走在被雪覆盖的水泥路上。

 

推开门,放下包装袋,转身将帽子上的雪抖落。
用冻红的手指尖推开室内日光灯。

蓝色柔软头发的少年温柔的对着门口笑着。

"哲也。"赤司也笑着脱下外套拐到书桌前坐下。

撑着桌面双手习惯性的放置脸的两颊。

"你知道吗哲也。最近又有人失踪了。"

"。。。。。。"

"不过你不要害怕哦,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看到角落里被绑住的人似乎苏醒了。

赤司站起身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看着醒来的人因为看清周遭的一切而露出惊恐表情。

"吓到裤子都湿了?真是的。。。"

"唔-----------唔-----!!!!!!!!!!!"

"不过没关系,不用害怕,你很快就会变成他们其中一个了。"

 

刀起刀落,就像往常一样。

熟练的肢解尸体。

头部和心脏丢弃,留下四肢和躯体。

赤司将洗净的躯干全部堆放在桌上。

 

眼梢带着渴望的盯着那颗泡在水中的头颅。

"哲也,这副肢体你喜欢吗。"

让我为你换上吧。他在心中这样渴求着回答。

 

一阵让人惊慌的沉默后。

赤司转过身,套上外套,颤抖着双腿走出房门。

离开前他转头,看着桌上的玻璃容器。

脸上露出微笑。

"不喜欢这个,我再去帮你找新的。"

"。。。。。。"

"把你腐烂的躯体和他们新鲜的肉交换。"

"。。。。。。"

"这样你就能醒来和我讲讲话了。"

说完便关上房门,像是害怕什么会逃掉一样的紧锁。

 

留下一室的黑暗。

有着蓝色柔软头发的少年紧闭着双眼温柔的笑着默许这一切发生。

血液渗入地板的间缝。

窃窃私语。窃窃私语。

 



4 永远都不会分开哦

 

海浪声。击打着岩石。

猛烈的狂潮用让对方粉身碎骨的力量敲击着海石,又恋恋不舍的倾情而退。

凝视着这一切反复发生的赤司,嘴角露出微笑。

 

"就像我们一样。"

听着这莫名其妙的话,走在赤司身后的黑子抬起头。

"? "

似乎感受到背后之人的疑惑,红发青年转过身。

因为半侧身,夕阳被他的背部半遮住,之上露出的红光穿过肩部。

黑子忍不住闭上眼,眼膜覆盖上一层红。

待他重新睁开眼,赤司已经走到海岸边了。

 

"跳下去吧,黑子。"

当黑子快步追赶上那个背影后,他听到了这样的话。

他有些不懂的看着对方的侧脸。表情有些模糊不堪的侧脸。

用手背擦了擦眼角。

向着海走去。

 

因为踩在水里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因为水深而越来越困难的行走。

因为走动而带动起的水珠。

因为。。。。。。

而走下去。

当水终于漫过头顶,黑子要窒息的大脑里,想着的是。

"最后也没有明白他真实的意思。"

 

随后一双手就猛然把他从水中和无止境的自我嫌恶中拽起。

苦涩的海水渗入眼框,黑子痛苦的呛了口水。

无力的被这个人抱至海岸边。

这个人就紧紧的抱着他坐在海岸边的石头上。

用下巴蹭着黑子的肩膀。

全身都湿哒哒的。

"果然还是不能让你一个人。"

他这样说着。

双手蔓藤般的缠绕住黑子的腰。

"我们还是要找个办法。。。"

"永远在一起吗。"

黑子这样接了话。

 

猛烈的狂潮用让对方粉身碎骨的力量敲击着海石,又恋恋不舍的倾情而退。

凝视着这一切反复发生的赤司,嘴角露出微笑。

 

"。。。。。。"

而有着柔软蓝色头发青年的回答,都被埋入这个湿漉漉的吻中。

 



5 垃圾堆中的恋人

 

 

窗帘。窗户。窗外。

顺着他指尖的方向看去。

是在垃圾堆里相互舔毛的猫咪。

 

红发青年舔舐着另一人红润的指头。

用牙齿咬上去,那看上去就很美味的手指。

在对方感知痛觉的嘶的一声中。

“就像我们一样呢。”

这样,愉悦的,笑着说到。

 



6 我该如何命名

那是不一样的感觉。赤司这样想着。

有点奇怪的触感,湿哒哒但不令人讨厌的。

稍微粘稠的,但是又若即若离的,有些抓不住的感觉呢。

“该如何命名呢,你。”

看着露出了费解表情的他,赤司愉悦的笑了。

即使在黑夜中,也温柔的如一滩蓝水的眸子,此刻之中只有我的存在。

啊,真美妙之类的感想。好想用这张嘴说出来。

但是不行的,说出来,似乎就要打破这一切平静的,模糊的,舒服的感觉。

就用眼睛来告诉你吧。

赤司盯着对方的眼睛。

“赤司君,请问......”

用手指抵住他欲继续张开的唇。

现在,不可以说话哦。让我再享受下这种感觉吧。

指尖沿着嘴唇由下至上,滑过鼻尖,触碰着闭上的柔软的眼皮。

“哲也,睁开眼。”

对方摇了摇头,又像是放弃了似的,睁开了未被触碰的另一只眼。

似乎是不擅长双眼一闭一振,睁开的一只眼也只是小小的一条缝。

这样也蛮可爱的。

看着对方为难的别着嘴,睫毛轻轻的扑朔着。赤司君这样想着。

'“两只都要。两只眼睛都要睁开来。”

要真切的,看清我。

话说完,黑子闭上了两只眼睛。

又摇了摇头。

“不可以的,赤司君。那样是会痛的。”

赤司有些诧异的移开了手指,看着蓝色头发的人睁开了双眼。

就这样愣愣的看着他。

“那就闭上吧,两只眼睛都闭上吧。”

将他精瘦的身躯搂入怀中,用陷进去的力气。

是爱情哦。

你的名字。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