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球場」

喜欢鸭和吃鸭🦆

| 帕佩 | 恶兽传说02

       

       前一章: 01 


02

       胃部由下而上盘旋传来的饥饿信息被中枢神经不断接收,连带着支配整个身体陷入一个难以用言语描述软乎乎、湿漉漉的感官世界。

       帕罗斯为这份不可名状的饥饿而感到疑惑。

       

       看着身前的金色毛球不断弯腰捡起掉在地上泛着银光的格瑞果,并用脏乎乎沾满绿色汁液的小手试图把第四个果子塞进嘴里,帕罗斯决定先把这份疑惑随意塞到大脑的一隅。

     “小东西,为什么这么喜欢吃人类的果实?”

     “这是格瑞果哦!”佩利带着献宝一般表情,用已经被果肉汁液染色的绿色爪爪高高举起和他手掌差不多大小的绿色果肉并努力抬高到帕罗斯的眼前。

       帕罗斯无法拒绝的收下,准确来说是无法拒绝毛球幼崽期待的眼神。橙色的竖形瞳孔看着佩利被结在大树上的金金果实吸引,低头小步跑远,风吹来幼崽“妈妈带着佩利吃格瑞果”,“最喜欢妈妈了”之类的小声咕哝,帕罗斯陷入了沉思。               

       凹凸大陆的生物普遍崇敬森林,信仰森林神,根本原因来自于食物。神赐予这方世界无穷无尽的森林,森林给予生物满足机体正常生理和生化能量需求的食物与水源。但即使是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野兽与人类,也有着截然不同的味觉喜好与食用习惯。

       拳头大小绿色外皮银色果肉的格瑞果是一种常见的人类食用果实,而它坚硬果壳里甜腻软绵的果肉对野兽的牙齿与胃都接近于一种折磨,与之相反的金金果却因为清脆的口感与苦而酸涩的滋味受到野兽的极力推崇。

       帕罗斯从三年间旅行途中不难发觉,佩利对人类习惯食用的植物果实非常熟悉与喜爱,却对野兽的口味并不感兴趣,甚至到了无法分辨的糟糕地步。到底是他的野兽族群对他采取着完全放弃教育的态度,还是他曾经与人类共同生活过,种种念头快速在帕罗斯的大脑划过,直到一枚金色肉弹从面前大树砸落并发出砰的一声。

       啊,又掉下来了。

       很明显,帕罗斯对这副场景已司空见惯。

       就如同往常一般,浑身沾着树叶,高举还未来及洗净的绿色爪爪上捧着五六个金金果的幼崽,提着小短腿迈步到帕罗斯身旁进行再一次“投食”。

       帕罗斯嘴角上扬,轻舔着犬齿好心情的接受这份食物,并坏心眼的精心挑了一枚最美味最苦涩的果实塞进佩利呼哧呼哧大张呼气的嘴里,也如同往常一般,天真的幼崽又一次中招捂着两颊眉头紧皱苦着脸分泌着口水吞咽。

     “佩利有喂饱哥哥吗?”

       即使舌苔传递的讨厌感觉通过面部表情准确的传达,佩利也一如既往不忘要先问清楚帕罗斯是否吃饱了肚子,而帕罗斯也再次因为佩利可爱问句通过骨头的物理传播听到自己喉部发出咕噜咕噜的口水吞咽声。

    “肯定没吃饱!佩利听见哥哥肚子叫了!咕噜咕噜!”

 

       低头盯着走在身侧幼崽软乎脸颊上的一圈牙印,耳边不断传来金色移动毛球的小声嘀咕——佩利不是果果、佩利不能吃、继续找果果喂饱哥哥诸如此类的可爱言语,帕罗斯眯着眼忍俊不禁地想起两人第一次相遇并被小东西缠上的记忆。



-TBC-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