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球場」

喜欢鸭和吃鸭🦆

| 帕佩 | 恶兽传说01

*世界观自设√





01

     “哥哥,你的尾巴真的不是一般的暖和啊!”佩利双爪抱着帕罗斯蓬松的兽尾再一次感叹道。

       帕罗斯眯眼盯着又一次把他才梳顺的兽尾摸得乱七八糟的幼崽,啊呜一声张开布满獠牙的大口,“狠狠”咬住幼崽左右乱晃的兽耳,湿漉漉的含在嘴里逗得佩利发出呼哧呼哧的笑声接着手脚并用继续在帕罗斯的兽尾上捣蛋。

       待到幼崽困倦,嘴里嘟囔着还要继续玩,眼皮却开始频频上下打架,帕罗斯拽下披风裹紧怀中的毛球,在积雪上落下一个个无声的脚印后用尾巴扫去痕迹,伴随着佩利规律的呼噜声以及小声梦呓走向这几天他们暂时的落脚点。

 

       佩利和帕罗斯并不是兄弟。这一点,帕罗斯心里是非常清楚明白的,而相对的,佩利却是总是搞不清楚状况,傻乎乎喊着哥哥、哥哥,无论帕罗斯怎么否认拒绝,都是一副认准了帕罗斯和他是一族亲兄弟的模样。

       他们所在的世界,拥有智慧与语言的只有野兽与人类,两者基本互不干扰的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而帕罗斯和佩利这样拥有着人类的躯干,却还保留着野兽般兽耳、兽尾的“杂种”,根据一些大胆的愿意同他们交流信息、换取物品的游牧民族人类的说法,称之为传说中的“兽人”。

 

       在白银素裹巨大榕树洞里,将佩利睡梦中翻滚踢掉的披风重新整理裹紧他的全身,帕罗斯拿出包裹里用山地高处少遇的珍贵植物与拥有金钱至上观念的行走商人交换来的名为书卷的东西,黑暗中不断闪烁的瞳孔随着记载着关于兽人的只言片语左右摇摆——

     “被神祝福的。”

     “享天地之华,拥有无尽的生命。”

 

       尽是些混淆视听、破绽百出的字符。

       帕罗斯的视线移动到蜷缩在自己身旁的毛球,他不知道这个小东西是如何变成兽人的,却清楚自己是如何变成兽人的。

       无尽的生命暂且不提,兽人并不是传说中被神祝福、上天赐予这方世界的生物,得到智慧的野兽哀求神将自己变成人类,神许诺于他,却没有把他变成完整的人类,而是一个半人半兽的异类。

       而佩利,大概就是这异类中的残次品。

       帕罗斯低下头盯着在梦中咬着自己尾巴不亦乐乎得小兽人若有所思。佩利习惯性微微张开的嘴里没有同他一样长而尖锐的犬齿,总是闪闪发光看着他的双眼不拥有其他野兽一样的夜视能力,作为野兽出生的他可能因为兽态退化而遭到族群抛弃。

       说不定这就是佩利变成兽人的原因,他也如自己一样哀求过神、付出了某些代价变成人类,同样失败的沦为异类。

 

     “可怜的小东西。”

        帕罗斯用着自己也无法察觉的怜爱的语气,手指轻轻划过幼崽枕着干草而磨蹭红了的柔软脸庞,将整个毛球卷进自己温暖的怀里。

        真想一口吃掉。

        帕罗斯闭眼前情不自禁地冒出这个想法,伴随着睡意与怀中毛球头毛被手臂压到后发出的小声嘟囔慢慢淡去。



-TBC-

评论
热度(34)